活动备忘

《李佩甫文集》和李佩甫信件,捐赠中国现代文学馆

作者:熊丰

3月30日上午,《李佩甫文集》捐赠仪式在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李洱,副馆长计蕾,河南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马达,副社长杨莉、副总编辑杨彦玲,《李佩甫文集》责编陈静,编辑刘晨芳、李建新,中国作家网等媒体记者,以及相关工作人员出席捐赠仪式。河南文艺出版社向中国现代文学馆捐赠了两套最新出版的《李佩甫文集》,以及作家的珍贵信件。

 

以下为在捐赠仪式上的对话摘要,与读者朋友们分享。

 

马达:我可以说是看着李佩甫老师的作品长大的。在去年的11月底,我们在河南省文联,专门为《李佩甫文集》的出版搞了一个大型的新闻发布暨学术研讨会,邀请了河南省著名的作家评论家参加。《李佩甫文集》出版的体量也比较大,总共15册。这个文集出版的“始作俑者”,或者说是最早动意的,是我们这位著名的编辑陈静女士;在出版之前,也得到了河南省委宣传部、文艺处的指导和资助。

 

这一次能够让佩甫先生的文集加入到我们中国现代文学馆,我觉得佩甫先生实至名归,也同时说明是在国家层面对佩甫先生一生文学创作的一个肯定。同时我也对文学馆能够有如此之慧眼,接受捐赠,表示感谢。

 

佩甫先生本人是有这个分量的,是可以加入到中国文学的最高殿堂。同时也希望文学馆更加地关注河南作家、河南作家群体,同时也对河南文艺出版社给予更多的关心、关怀和支持。 说到手稿,我们刚才在参观文学馆的时候,提到关于作家的手稿的出版或者说是再一次的面世,因为我本人是从古籍出版社调整到文艺出版社的,我曾经自己调侃,是从一个古人变成一个文人。我个人的一个工作经历,与文学有关的事,三年前对河南作家姚雪垠先生的《李自成》手稿第1卷,我做了一个线装的原样、原色完全保留下来。从目前来看有市场。尽管文学界对于姚先生包括他的作品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这是正常,目前社会对这样的东西是有需求的。 

 

比如说佩甫先生这样的当代作家,他们早年的手稿,很珍贵。在他们之后的一批作家都是用电脑写作,那么这种手稿就更显得特别的珍贵。随着种种原因,时代的流逝是一个方面,还有搬家啊之类的原因,可能流失得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捐赠这套文集,以及李佩甫先生的一些信件手稿,实际上是带有抢救性的。非常有价值。咱们能够尽可能保留作家们的原始手稿,甚至上面有编辑的批改啊校注啊等等,这个事情一定要去做,坚持数年一定有好处。所以我们来的目的和意义,就在这里。

 

李洱:这个得双手接。得戴个白手套。我来看看啊,这里都有什么,呀退稿信…… (众人笑) 马达:这些是李佩甫老师在创作生涯当中和很多作家、编辑的书信上的往来。在早期都是用手写,不像现在发个微信、搞个视频。当时呢他也很有心,把这些信的原件和信封邮戳都完整地保留下来了。此次献给中国现代文学馆。除了《李佩甫文集》之外,还有十几通这样的信。我举个例子,这是百花文艺出版社的这个浩然老师,给李佩甫同志——都是这样的信,这次捐出14封信。你看这封,还是用毛笔写的。当时佩甫老师在给《莽原》当编辑。这个是刘钧,人民出版社的刘钧老师写的。

 

文学馆工作人员:还有一封苏童的。 

 

陈静:苏童啊,周梅森啊,都是以编辑的身份向李老师约稿,当年。

 

李洱:这个很宝贵,包括李佩甫的文集也很宝贵。

 

马达:它是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 

 

李洱:对对。河南文艺出版社这次能把《李佩甫文集》和他重要的书信捐给我们,特别感谢。佩甫是文学豫军当中最重要的代表之一,对中原文化的研究和描述都达到了相当高的层次,对土地与植物的关系做到了非常雄浑的描述。而且他本人也是我非常尊重的兄长,我跟他的交流,我在他那里的请教,每次都让我颇有收获。 佩甫在全国范围内也是非常受关注的作家,在文学研究界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热点。最近几年,佩甫获奖之后,他的作品更是使年轻人重新认识乡土中国,乡土中国的转变,现代化的转型过程当中的各种各样的难题、矛盾、纠结,以及与伦理关系相关的这些主题,都在佩甫作品里得到非常准确的呈现。这也是年轻人认识乡土中国的一个重要途径。

 

所以佩甫的书能够收藏到中国现代文学馆,我们也为此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中国现代文学馆是一个展览、交流现当代文学的一个重要场所,在这里他的书会得到更好的研究、借阅,得到更好的交流;还有这些书信,也是研究佩甫先生的重要的——可以说是相当于历史文献。
马达:这就是文献。

 

李洱:文献。这对研究佩甫都是非常重要的。相信佩甫在这儿不会受到冷落,这是我的第一个意思。

 

第二个意思就是感谢河南文艺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是,有的人可能不清楚,河南文艺出版社是原来的黄河文艺出版社,历史非常悠久,后来形成一个重要特色,就是出历史小说,出过《康熙大帝》《大秦帝国》,还有《汉家天下》《大宋王朝》《晚清风云录》等等。新的历史小说,就是姚雪垠之后的最重要的历史小说,大都是在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的。河南文艺出版社实际上为中国文坛、中国文学界、中国文化界做了很多很多贡献的,但是河南人的特色就是孺子牛啊,就是不善于宣传自己。河南作家在写作当中很少去宣传自己。所以河南文艺出版社是非常重要的出版社,非常内敛的出版社。最近几年河南文艺出版社的这套书非常重要,就是“小说家的散文”。这个系列应该说既是别出心裁也是水到渠成。这套书非常重要,也是研究作家的重要的资料。

 

所以河南文艺出版社这些年一直在做文化的积累和积淀的工作,这也跟河南文艺出版社的传统有关。这个事不仅仅讲经济,主要是讲这个文化积累,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套书应该说是跟你们那个历史小说系列,同等的重要,而且我估计会有比较好的效应。因为它是长销书,慢慢会卖得比较好,但是在人选上,还是要争取把一些去世的作家的散文也可以包括进去。

 

杨莉:汪曾祺的有一本。汪曾祺写沈从文的,《星斗其文,赤子其人——回忆沈从文先生》。

 

陈静:我们要做孙犁的一本。

 

马达:你的这本有一部分我觉得写得很好,包括序跋。 

 

李洱:是吧?我要看一下目录。 (众人大笑。编辑递上去李洱的《熟悉的陌生人》) 

 

马达:你这是把自己变成了自己的“熟悉的陌生人”了。 

 

李洱:(这书)我还没看呢。 

 

陈静:他是自序自跋多。

 

李洱:这个,我写作30年了,我其实面子很薄的,没有求任何人写过序,我都是自序。

 

陈静:对,自序自跋。

 

李洱:或者都是自己写个后记。我实在无法开口让别人给我写个序,实在无法开口,所以我都是自序。所以很多我的自序—— 马达:你自己写得很好。包括写的很多作家,比如说像和梁鸿的这种交往啊,写得很好。这一套书“小说家的散文”,是我们的这个陈老师啊—— 

 

陈静:和杨莉。杨莉我们俩一起搞的。 

 

李洱:这套书永载文学史。我说的不过分。这是我讲的。

 

马达:所以我想说,我们这套书是准备做下去…… 

 

李洱:对。这套书其实以前陈静给我寄过,我觉得这套书真的非常好。我的书我没看,我看的是她寄来的其他的书,真的非常好,它既是作家的记录,思想、阅读、写作、恋爱当中的记录,同时它也会对以后研究这个作家来说非常重要。 马达:它携带了很多原始的信息。

 

李洱:对,原始的信息。 

 

杨莉:另外非常难得的是,这一套书里面有好几本,都是非常著名的小说家的首部散文集,包括你的这本。

 

李洱:对对对,这是我的第一部散文集。

 

马达:你把第一次献给了“小说家的散文”。

 

李洱:献给了“小说家的散文”,献给了陈静。

 

杨莉:包括鲁敏的,李佩甫的,吕新的,还有阿袁的,都是首部。

 

李洱:所以啊,要感谢河南文艺出版社,以后要加强战略合作,要互通有无,而且要把自己的最好的东西拿出来进行一些交流,为繁荣文艺事业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马达:做出更大的贡献。

 

(以上根据录音整理。未经发言人校订。)


河南文艺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河南文艺出版社京东旗舰店
河南文艺出版社天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