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备忘

韩石山VS张宇:《边将》考验读者的智商和文史知识

作者:杨莉


5月25日下午3点,《边将》新书分享会在郑州纸的时代书店举行。对话嘉宾为著名作家韩石山和张宇。以下为对话摘要,和读者朋友们分享——

张宇:我读《边将》读了十几天,我读得很慢,看得很仔细。中国历史小说分两类,一类是别的所有的历史小说,一类是《边将》。

我们的历史有正史、野史,历史上每一个朝代的领导者,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来写历史。所有的历史小说,是以小说的形式来写历史;老韩是以历史来写小说。这是我对这本书比较看中的文学成就。

这个书有两大特色:一是写了边塞地区丰富的人情和生活,虚构得很真实。守卫边疆的将士的普通生活,家庭,爱情,都得到了出色的展现。还有我最看重的一点,是其中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把“我”和对手的关系表现得特别好。他站在小说家的角度,还原了比较真实的生活。

韩石山:张宇给我的评价很高。我三十多年前写小说,出版过小说集和长篇小说,这些年没写小说但不等于放弃了对小说的喜爱。我一直觉得,写小说,更能见出一个作家的智慧。这个小说处处都是机锋,处处都是坑。看你能不能跳不出这个坑。

小说是作者和读者智力的较量。凡是一眼能看到底的小说,肯定不是好小说。我知道中国小说的毛病。这部小说的主题,借小说中的人物“爷爷”之口,说到了你要修边墙,你能把边墙修到女人的肚子上吗?这么说其实是说,你是不是真正的人心所向。战争背后,一定要有英雄的女人,有好女人陪着戍城的战士。有好女人的地方,才能有稳定的边防。山西有个典故:蓟县的城墙,宣府的操场,大同的婆娘。

这个小说,不要把它当成小说读,你可以把它当成智力测验来读。因为我用了七八年,挖坑,埋地雷。如果你的智商破译了其中的5—10个坑,那你的智商、文史知识都是一流的。

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在小说里自己说出来,和让人看出来是两回事。我相信有很多读者能看出来,但也有很多人是我的手下败将。

张宇:没写《边将》之前,老韩的小说是比较酸的。《边将》写女人,写生活,非常到位,非常细心。好小说永远是在读者的意料之外。这个书,好就好在很扎实,很细致。他写生活的内容,边塞人与人的关系,家庭与家庭的关系,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历史小说的范本。是以历史来写小说,来写人性。但愿你们在阅读的时候能有深入体会。

韩石山:如何在战争中表现人性,把战争当作背景,我个人认为确实在这方面下了功夫。我有一部散文集,陈静做的“小说家的散文”里面的,书名就叫“我觉得自己更像个卑劣的小人”。我觉得自己更像个卑劣的小人,20岁时说这话,我就寻不下媳妇;40岁时说这话,我就没法升官进步。现在退休多年了,什么都能放下了,我可以说这话了。这个书名,居然就通过了,出版了。这个散文出版一年以后,我这个小说,就送给他们了。

张宇:作家就是这样的,是躺在阴暗的角落里生活的人。我们最愿意把鲜活的人性、丰富的人生,奉献给大家。

郑雄(《边将》的策划,河南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从见到稿子到现在,整整4年。201812月出版的。现在是第二次印刷了。现在封面上多了这样一行红字:入围2018年度中国好书。

我们知道,全国一年出书几十万种,长篇小说1万部左右。这次入围2018年度中国好书的小说只有7部。《边将》在小说市场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我觉得他能写这么一部小说,里面有那么丰富出彩的风土人情,爱情千回百转,这个作家年轻时一定很会谈恋爱(笑),体现了小说家写小说的功底,张力。据说张宇在家看这个小说看得勃然大怒,说我10年不写小说了,我也要再写一部小说,也要交给河南文艺社。(笑)

张宇:这话是他编的。(笑)

陈杰(河南文艺出版社社长):韩石山先生和我们文艺社的渊源很深。2005年我们的《名人传记》杂志联合中国传记文学协会,举办的当代优秀传记文学作家评选,韩石山先生被评为“当代十佳优秀传记文学作家”之一。这部《边将》他倾注了很大心血,从中可见他的心机,他的笔锋,小说的节奏、结构都非常用心。感谢大家参加这次对话。感谢张宇。我们也期待着张宇把他那部小说尽快给我们。(笑)


河南文艺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河南文艺出版社京东旗舰店
河南文艺出版社天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