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华罗庚:不拘一格降人才

1956年的一天,华罗庚收到一封署名“陈景润”的来信,信中附有一篇题为《塔内问题》的论文,请华罗庚过目。

 

“太好了!文章颇有新意。”华罗庚读后,大加称赞。

 

“这个陈景润真有想法,这人很值得培养。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华罗庚心想。

 

后来从厦门大学一位正在数学研究所进修的教师林坚冰那得知,陈景润是厦门大学的图书管理员。

 

一天,陆启铿要去南方出差,华罗庚特地交代他说:“你到了厦门,一定要去拜访一下陈景润,问问他如果愿意的话,就说我请他作为特邀代表,到北京参加数学讨论会,路费全部由我们付。还请你拜访一下厦门大学的负责人,就说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想把陈景润调到北京来工作。”

 

当着老师的面,陆启铿没有说什么,只是满口答应了先生的安排。可直到坐在了火车上,陆启铿仍在纳闷:陈景润何许人也?值得华先生如此器重吗?

 

陈景润,1933年生,福建省福州市人。50年代初,当华罗庚在数学研究所大力选拔人才之际,陈景润正在厦门大学数学系上学。

 

数学教员李文清是陈景润极为崇拜的人,也是给予了陈景润很多影响与帮助的人。有一次,李老师在课堂上提到了哥德巴赫猜想问题,陈景润听得格外认真。

 

李老师讲道:“同学们!在数论发展史上,还有三个没有解决的大难题,这就是费尔马问题、孪生素数问题和哥德巴赫猜想。”

 

李老师环顾了一下教室里的同学,又接着说:“1742年,德国有位名叫哥德巴赫的数学家,给大数学家欧拉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提出了两个猜想,第一个猜想是:任何一个大于2的偶数都是两个素数之和。第二个猜想是:任何一个大于5的奇数,都是三个素数之和。欧拉给哥德巴赫回信说,他相信这个猜想是对的,但是他说,他不能证明。18世纪、19世纪的数学家们试探过,都没有能够作出证明。1900年,德国数学家希尔伯特在第二届国际数学家大会的著名演说中,把它作为19世纪最重要的未能解决的数学问题之一,留给了20世纪的数学家们。1921年,在剑桥大学召开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德国数学家朗道无可奈何地承认:‘用现今的数学方法,要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是力所不及的。’”

 

“这么难证明吗?真的无人能突破吗?”听着老师的话,陈景润暗暗地想。

 

“同学们,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将来你们当中要是有人解决了其中的一个问题,对世界数学的科学研究都是极为了不起的贡献。”老师的话引起了陈景润强烈的共鸣。

 

陈景润家境很苦,父亲是一位小职员,母亲病逝得很早,贫穷夺走了他6个兄妹的生命,他虽然活了下来,但因营养不良,长得又矮又瘦。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陈景润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交往,在学校里也是只知道读书,不懂人情世故。大学毕业之后,他到厦门大学图书馆当上了图书管理员。

 

无论工作如何变动,陈景润对数学的浓厚兴趣丝毫不减。华罗庚的《堆垒素数论》是他天天随身携带的书,走到哪里,读到哪里,算到哪里,这本书他从头至尾,研读了七八遍,一些重要的章节竟然读了四十多遍。厦门地处海防前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国民党的飞机常来骚扰,学校里响起防空警报时,师生们必须尽快躲到防空洞里去。为了能把躲警报的时间也用来读书,陈景润把华罗庚的书一章一章地拆开装在口袋里,借着暗淡的光线,认真阅读。

 

通过对《堆垒素数论》的反复研究,陈景润发现,该书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可以利用第五章中所阐述的方法对第四章中的某些结果进行改进。他把自己的想法写了出来,这就是他的第一篇学术论文《塔内问题》。随后,他怀着矛盾的心理,把论文寄给了华罗庚。

 

华罗庚的《堆垒素数论》自问世以后,听到的只是赞誉之词,从来没有人提出异议。现在,突然有一位无名青年不仅提了问题,而且还提出了合理的改正意见,他感到十分高兴,并颇为感慨地对他的学生们说:“你们天天待在我的身边,怎么就没有对我的著作提意见呢?倒让一位素不相识的青年改进了我的工作。”

 

当陈景润收到了华罗庚的邀请信与一张事先预订的从厦门到北京的软席卧铺票时,他激动得潸然泪下。那天晚上,他一夜未睡,脑子里老是在转着这样一个念头:“华教授真是天下最好的人!他这样提携一位无名小辈,真是太感人了。”

 

学术讨论会结束以后,华罗庚便为陈景润进京工作之事而忙碌。当时,不少朋友、同事曾给他推荐人选,他都婉言谢绝,唯独这位陈景润他十分乐意留下。陈景润是华先生一生中点名要的第一个人,也是最后一个人。

 

1956年一个晴朗的秋日,陈景润提着行李走进了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的大门,面对这一名家云集的专业研究机构,他终于体会到了华罗庚当年揣着熊庆来的电报步入清华园时的心情。

 

丰富的藏书、名师的指导、充分的研究时间,使陈景润如鱼得水。为了读书,他终日埋在图书馆里,饿了啃几口干馒头,渴了喝点白开水,一坐就是一天。甚至连下班的铃声也没听到,被工作人员反锁在屋里。为了思考问题,他竟然把头撞在大树上,碰了一个大包,还问是谁撞了他。他不止一次地拿着碗去食堂吃饭,空转一圈,又拐到了宿舍,竟然把吃饭的事忘了。见了熟人、同事常常一句话也不说,别人跟他打招呼,他也是半天没有反应。

 

华罗庚极为关心陈景润,不仅在学业上给他以引导,而且把他树为“安、钻、迷”的典型,让全所同志都学习他的钻研精神。1963年,当全所科技人员提职时,华罗庚极力争取,把陈景润从实习研究员提升为助理研究员。

 

60年代初,陈景润在华林问题、圆内整点问题、球内整点问题与除数问题上连续取得进展,并开始向哥德巴赫猜想挑战,而且最终攻克了这一难题,摘取了数学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在此过程中,华罗庚给予他的鼓励、关怀与帮助,陈景润一直铭记在心。

 

当著名的“陈氏定理”轰动国际数学界时,陈景润被誉为“移动群山之人”!这时,他仍然没有忘记华罗庚的教导之恩,他常说:“我的老师华罗庚栽培了我,没有他的提携,我绝对不可能有今天!”

河南文艺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河南文艺出版社京东旗舰店
河南文艺出版社天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