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中原文坛长出一棵参天大树——《李佩甫文集》发布会暨研讨会举行

11月27日上午,由省文联和中原出版传媒集团主办的《李佩甫文集》发布会暨研讨会在郑州热烈举行。著名作家李佩甫、评论家孙荪,省文联党组书记王守国,张宇、墨白、乔叶、冯杰、赵瑜、李清源、刘海燕、刘宏志、任瑜、孔会侠等作家、学者,以及主办方耿相新、许华伟、薛冠华、马达、陈杰、杨莉、陈静等30多人与会,共同见证这部我省推出的最重量级的具有纪念意义的文学作品汇集正式问世。

著名作家李佩甫是河南本土作家中第一位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他自1978年发表处女作开始,一直笔耕不辍,40余年创作了490万余字。作品曾荣获茅盾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好书”奖、人民文学奖等20多种文学奖项。“对文学的热爱,是我一生的命题。”李佩甫曾如是说。他坚持以理想光芒照耀下的批判精神来透析社会、剖析人性,对时代变迁进行深入思考和表达,体现了一个作家极高的使命感和担当精神。

《李佩甫文集》是一部对于当代中国史有着社会百科全书意义的作品,集李佩甫40余年创作之大成,也见证了李佩甫从平原出发,书写中国和世界的文学履迹,是作家创作成就与文学历程的集中体现。文集共15卷,490余万字,包括获得茅盾文学奖的《生命册》,“中国好书”奖的《平原客》,最新长篇小说《河洛图》,以及当年引起社会和文坛震动的《羊的门》;中篇小说卷收入了作家负有盛名的代表作《无边无际的早晨》《学习微笑》等;短篇小说卷收入他脍炙人口的名篇《红蚂蚱,绿蚂蚱》《画匠王》等;散文卷是作家的首部散文集,时间跨度30余年。可以说,《李佩甫文集》的出版是当代河南文学的阶段性成果,是厚重河南、文化河南的一张名片,是中国当代文学史的重要成果。

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王守国认为,李佩甫是河南当代文学最重要的现实主义作家,也是最勤奋和持之以恒的作家。他的作品以中原生活为主题,多年来真正做到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是根植中原沃土的经典之作。《李佩甫文集》的出版对于河南文学和河南出版都有重要意义,希望以后文学事业和河南的文艺出版两翼齐飞,不断互相促进。

年近八旬的省文学院首任院长、著名文学评论家孙荪表示,这套文集的出版,在文学角度来说,具有空前的意义,是一个里程碑。这标志着我省一个大作家的出现,文坛上一个巨人的出现。作家是靠作品说话的。这套文体至少可以说明,李佩甫是文学豫军最具影响力的代表性作家,李佩甫是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家,李佩甫是当代中国文学史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家。回顾以往,20多年前,他曾对李佩甫说过,你将来会成为一棵文学的大树。当然,李佩甫这棵大树的成长也并不是一切都顺利的。1985年曾被他认为是自己几乎崩溃的时期,并看着自己的稿子不断自问,我的写作意义何在,这些写作几乎是一堆废纸。李佩甫经过自我拷问,反省中找到三点认识:第一,人是不可超越过程的,不能一天之内走完从业余写作到专业写作的过程。第二,语言就是思维,认识就是生活。文学语言与体验、认识、思想一起生长;如果没有思想的容量,没有认识的容量,特别是没有对人类生命的深刻感觉和发现,文学就没有意义。第三,作家需要不断地反叛自己,不断更新,不断实践,不断产生思想,才能不断地走近文学。1986年创作出的《红蚂蚱,绿蚂蚱》,是李佩甫痛苦思考后的第一篇作品,长篇小说《羊的门》完成后,他才敢说“我是一个真正的作家、真正的中国当代作家了”。由此开启的“平原三部曲”系列,艺术的魅力和思想的力度一起释放。李佩甫也因此成为河南文坛的一个高峰。

与李佩甫具有40多年交情的张宇说,是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这一批作家把中国新时期文学推向高潮,放在全国文学版图上考量,李佩甫是中原作家的代表,文品和人品都是一流的;放在河南作家这一平台来看,从李准到张一弓再到李佩甫,如此的传承,与任何一个省份相比都是优秀的,他们代表了河南本土作家的创作水平。放在几任省作协主席的纵向来看,只有李佩甫得了茅盾文学奖,分量重重,水平最高,整个文学界的认可。回到历史,可以提出“远学老杜甫,近学李佩甫”。

墨白表示,以李佩甫的写作可以得出这些启示,作家一定要写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并把自己独特的生命体验,赋予到小说中的人物身上去。李佩甫以多年的创作,找到一个写作的聚集点“平原”,并把这块生活的土地变成了文学,从而让这块“平原”成为永久的存在。

乔叶提到多年前的一次往事说,当时佩甫老师对我们说,你们这些(年轻)作家还不足以让我们(这一代作家)恐惧,这话是勉励和鞭策,前辈们的身影很高大,为青年作家开辟了车辙和方向,也是我们持续创作的动力,跟在他们身后走,很幸福。

冯杰谈到30多年前自己还是一名寂寂无闻的乡村信贷员时,李佩甫就曾到原阳找他,而他在长垣,李老师最初是编辑过他的小说,后来去约他写过诗。李佩甫是用小说的形式在写诗,语言里灌满了诗意,在大地丰厚之外还有水意,文集可以看作是中原文学的物候表,有文学的二十四节气,有作家回应社会的时代回音。

李佩甫最后发言中说,20多年前有一次在商场被别人称作大爷,忽然觉得自己老了。那时看到年轻作家,内心还是有些恐惧的,但是到现在,年龄大了,已满头白发,我毫不客气地说,我已经不再恐惧你们了。40多年前,我提着一捆书,从小城许昌走进这里,一直走到今天,感念几代老同志和作家、评论家对我的包容、培养和关爱。我常想起和张宇、孙方友等彻夜长谈文学,那时还年轻,觉得“东山日头还有一大堆”,突然之间头发就白了,就老了,谁也挡不住时间啊。今天我不恐惧年轻作家了,但还是会继续学习你们、阅读你们。我们这一代作家,虽然可能谦虚,但褒扬对现在的我来说,也不能咋样了。即使不褒扬,我不敢说为自己画上了句号,这只是一个总结,但是我已经很努力了。我要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感念生活,感恩生活!

与会青年作家、评论家也分别从自己与李佩甫的交往、对李佩甫作品的阅读感受等多个角度给予诠释与回顾。

据主办方介绍,继《李佩甫文集》出版后,河南文艺出版社将用四五年时间,有计划地推出“豫籍当代作家文集”系列。


河南文艺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河南文艺出版社京东旗舰店
河南文艺出版社天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