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鲁迅先生是一座富矿


一本关于鲁迅的轻松读本。关注鲁迅的生活细节,深度还原鲁迅的日常趣味,让我们看到一个幽默风趣、热爱生活的鲁迅,一个有血有肉、饮食男女的鲁迅。

 

读鲁迅的日记,或者书信,会冷不防地被他逗笑。比如“1912年9月6日,阴。上午赴本部职员会,仅有范总长演说,其词甚怪”。还有他刚到教育部上班时的日记,“枯坐终日”。不是说领导的坏话,便是陪着领导谈话时打瞌睡,实在是一个不怎么热爱工作的职员。然而,这位教育部的职员,在五四之前的一年突然成了一个知名的作家。

 

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1919年4月16日,傅斯年办了一份杂志,叫作《新潮》,向他约稿,他回信说:“《狂人日记》很幼稚,而且太逼促,照艺术上说,是不应该的。我自己知道实在不是作家,现在的乱嚷,是想闹出几个新的创作家来,——我想中国总该有天才,被社会挤倒在底下,——破破中国的寂寞。”1923年8月,《呐喊》出版,鲁迅成为当时中国最为畅销的小说家。

 

从此以后,他过上了知名作家的生活,仅在《两地书》中或者1925~1927年致友人的书信中,便有不少章节段落里写到他做“名人”的苦。

 

做了名人以后的鲁迅,并没有多少坏习气,相反,更加普通了,列举一下,看看他,做了名人以后做的事情:“谈了一场恋爱,出了不少本书,吵了不少架(其中一次还差些打官司),帮助了不少年轻人。最有趣的,还和人争风吃醋过”。成名以后,他并没有找经纪人搞签名售书,而是不停地帮助年轻人编杂志,给韦素园看病,给李霁野挣学费,给高长虹校稿子,给李秉中做励志课老师等等,这些工作,哪像个成名的作家做的啊。

 

我常常看到萧军萧红写信给鲁迅,立即便得到鲁迅的回信,那是个多好的时代啊,当时中国最有名的作家,一个陌生的写作者,写一封信,他便会马上回复。

 

鲁迅去世后,林语堂写了一篇忆念文字,说鲁迅与周作人一热一冷,他喜欢鲁迅的热。是的,鲁迅内心里总有一堆干燥的木柴堆在那里,许广平点了一把,他便着火了。

 

不仅仅只是许广平,还有很多左翼的青年,他们每一个人都拿着一根火柴,将鲁迅先生当作火柴盒上的火药纸,用力地擦一下,便点着了手中的火把。仔细想一下,整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就是那个火柴盒子,那么多年轻人围在他身边,便因为他内心里有一股火,有温度。

 

他的这个温度一直没有变凉过,鲁迅在中国,成为一个神话,也和他文字里一直藏着的这个火把有关吧,他要么照耀我们,要么暖和我们,总是有用的。

 

鲁迅在被热烈传播的同时,离我们越来越远,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他远离自己,漂泊不已。

 

我不得不经常提醒一些人说,你们所看到的鲁迅其实是死后的鲁迅,如果你想了解他,请看看先生去世以前的文字,多么跳跃、真诚和华丽。

 

陈丹青说他喜欢鲁迅是因为鲁迅好看又好玩,那么,我想说的是,我喜欢鲁迅是他独立又狷介、热情又幽默。


河南文艺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河南文艺出版社京东旗舰店
河南文艺出版社天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