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动态

陈杰:给自己一个“慢出版”的理由 | 做书者说

出版情缘 


出版人已经30余年,经历了出版从“慢出版”到“快出版”过程。尤其是近10多年目睹编辑从一年百万字工作量,增长到数百万字,常常有出版到底为了什么、究竟要留下什么的疑问在内心萦绕。


在30年工作中,我印象深刻的是二月河先生创作的首部长篇历史小说《康熙大帝》的出版过程。知道在河南南阳有位业余作者写康熙,当时的领导和编辑心有疑虑,不知道作者的功底如何,能否担当如此厚重的历史题材。为此他们阅读了有关清史、康熙皇帝的相关资料,并列出一系列问题,专门跑到南阳“考”作者。后来二月河先生回忆说:我到他们住的小旅店,坐在两个考官面前来“应考”,逐一回答他们列在纸上的提问。因为二月河先生已经研究清史多年,思路敏捷,学识广博,“应考”顺利,才定下来长篇小说《康熙大帝》的写作出版。


那时没有现在的通信条件,二月河写一部分,编辑到南阳住下几天、十几天,改稿提建议。一次二月河挤出时间来郑州改稿,囊中羞涩就住在责任编辑顾世鹏的家里。寒暑过往。有这样钻研刻苦又具才情的作者、认真执着的编辑,才成就了二月河的长篇小说处女作也是成名作——《康熙大帝》。因此好书是作者和出版人“磨”出来的,精品是这样打造的。


      

  

新感悟 


职称上从助理编辑、编辑、副编审到编审,岗位上从员工、部门副主任、主任、社副总编辑、总编辑到社长,一路走来,历经了一位出版人该有的锻炼和成长。也正是有这数十年的出版职业生涯历练,在社长岗位上才能有底气,对各个环节不陌生,敢于承担重任。变的是岗位,管理视角不一样了;不变的是出版人的职业操守,内心情怀,对书业的敬畏与担当。

  

行业观势 


       书业从过去的“慢出版”,走向现在的“快出版”。我国现在一年出版图书近60万种,浩如烟海,真正留存下来的、能上到读者书架的书又有多少?这是我们出版人应该深思的。


近年来,中宣部及国家出版部门大力倡导出精品,出台了政策,包括加强对书号的管控,书业开始有变化了。中原出版集团在出好书上制定了一系列激励、引导的政策,给了我们更大的动力和压力。图书对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润物无声的影响,应是我们出版人时刻自省的文化担当与自觉。但是,由于大部分出版社都上市了,是上市的文化企业,对企业经济效益的追求自然摆脱不了。这就好似处在模糊的边缘地带摇摆,因此对于精品出版,还需要有时间上的酝酿发酵。对我们社来说,出好书、出有价值的书的理念一直在坚持并坚守。

  

打Call出版社


一个社的核心竞争力是多年沉淀积累打造的。河南文艺出版社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在长篇历史小说的出版上形成了自己的品牌效应与竞争力。二月河的“帝王系列”《康熙大帝》《乾隆皇帝》,孙皓晖的《大秦帝国》,都是从河南文艺社走向广大读者的。


从二月河开始,长篇历史小说出版成为出版社的特色产品线。为巩固长篇历史小说的优势,近几年河南文艺社策划出版了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金瓯缺》,这次深圳书博会上推出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白门柳》的最新版本(点评插图本)。正在推出的还有七卷本的《汉家天下》,国家“十三五”重点图书出版项目《大宋王朝》(6卷本),著名作家韩石山的《边将》等,都是我们长篇历史小说方面的拳头产品。 


作为地方社,我们的作者资源、市场资源、业务骨干资源等都比较匮乏,在优质资源面前竞争力不够,引进人才与培养自己的人才是我们弥补短板的有效途径。为此我们还在北京设立了发行策划部,规模不大,但是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谋势而动 


       继续坚持河南文艺社出好书、出有价值书的出版理念,抓重点项目,打造河南文艺社在全国的影响力与美誉度。像今年4月评选出来的2017年度“中国好书”,全国入围的仅有63种,河南文艺社有3种入围:《梦与真——许渊冲自述》《朱元璋传》《逐梦蓝天——C919大型客机纪事》;最终有29种入选,河南文艺社《梦与真——许渊冲自述》入选。


其次是全方位管理出版,新成立了宣传营销部。这个部门承担着河南文艺社图书的全部宣传营销任务,包括作家评论家的对谈座谈活动、新书发布活动、报纸期刊纸质媒体刊发的宣传推介文章,社微博、微信公众号的运营(每天推文不间断)等诸多工作。再是一方面严抓管理,一方面注重开发新的经济效益显现的产品,夯实经济基础,使河南文艺社发展进入良性循环,这样才可能走得稳,走得远。


河南文艺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河南文艺出版社京东旗舰店
河南文艺出版社天猫店